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漢語字典

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紐新優品
西汶藝術網: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首頁

藝術資料

展覽展訊

畫廊藝館

歷史人物

品茶讀書

中國詩詞

我要提問

藝術圖片

中國黃歷

臨摹:僅拾古人牙慧難有當代建樹嗎

[2015/5/5]
[img]uploadpic/20155/2015050560826057.jpg[/img]

張大千 《仿王蒙山水》

不少當代畫家熱衷臨摹前人作品,卻多被詬病“能入不能出”——

僅拾古人牙慧 難有當代建樹?
西汶藝術網
黃賓虹誕辰150周年大展,引發了諸多思考與熱議。其中,關于當代畫家學習黃賓虹,大多能入不能出的問題,頗值得探討。一直以來,臨摹就是中國畫學習的一大準則,那么臨摹的意義何在?究竟怎樣才能做到“既打得進去又出得來”?且聽業界專家們的意見。

中國國家畫院副院長 張江舟——

師法古人也要為了

更好地貢獻當代文化

李可染說:“要以最大的功力打進去,要以最大的勇氣打出來。”這是他長期繪畫實踐總結出來的具有真理性的一句話。可以說,不學習傳統,不繼承前人,我們的文化就是無本之木。特別是臨摹,乃是進入中國畫的一條門徑,非臨摹不足以知其范式,懂其妙處。但今天國畫界確實存在著打進去出不來、甚至是不愿意出來的情況。

中國藝術有個共同特點——任何門類的藝術,語言都是高度程式化的。像格律詩,聲調對仗縝密嚴格;京劇,唱念做打有板有眼。中國畫也不例外,具有高度程式化的語言體系,尤其是筆墨。這種程式化,決定了我們在學習過程中必須臨摹,認真體味前人積累的成果,以掌握筆墨語言的范式。雖然,也有人對筆墨語言的高度程式化提出質疑,但我以為,這是一門藝術完備、成熟的體現,無可指摘。再加上中國畫本身的材料——筆、墨、紙張,特別講究創作程序,程序做得不足,做得不到位,效果就出不來。因此,材料性能本身也要求作畫者經過一個長期的、認真的臨摹過程,熟練掌握語言范式。可以說,中國文化、中國繪畫就是一代又一代后來人在前人積累的經驗基礎上逐步突破推進,才形成了一條綿延不斷的長河,才有了生生不息的內在動力。

當然,今天的中國繪畫界,打進去出不來的情況確實存在。我想原因有二:

一是某些畫家在學習傳統的過程中,只盯著一家一派,不及其余,可謂“死學”, 譬如有的畫家一輩子只臨摹齊白石的作品,或吳昌碩的作品。這種學習方式沒能將所有優秀的傳統繪畫資源都納入到自己的視野中,前期儲備很單薄,缺少了其他參照物,想突圍而出就很難了。我們常說,取百家之長而自成一家;

二是畫家進入傳統以后根本就不想出來了。他們認為中國繪畫的傳統資源太豐富了,一輩子在其中涵泳都學不完,只要認認真真、老老實實學習前人就可以了,何必奢談什么創新、創造。所謂個人化的語言、個性化的探索、當代性,在他們看來一概沒有意義。這樣的人進去了肯定就出不來了,而且在當下中國畫界,持這種觀點的人還占了相當的比重。
西汶藝術網[http://www.dtya.icu]
就我自己而言,我始終認為,當代藝術家,無論是國畫還是其他門類,都應該有今天的學術貢獻——在前人的基礎上有所創造,有所建樹。傳統的確非常優秀,也的確一輩子都學不完,但那是古人建立的,假如我們僅僅拾古人牙慧,置新鮮活潑的當代生活于不顧,置多樣、復雜的當代人精神于不顧,僅僅重復古人,所謂的現實文化意義、當代學術貢獻,就都不存在了。對待古人,我們還是要抱著客觀中立的態度。傳統再好,離我們今天的生活環境、文化生態已經太遙遠,當代畫家的前期知識儲備,跟古人比也已經差之千里。如果還拿過去文人畫的價值體系來要求今天的畫家和創作,那就是食古不化了。

所以,我主張中國畫學習一定要“打進去”,但需博采眾長——知識儲備的寬度,決定了你以后創作的深度;還要“打出來”——融進當代人非常鮮活的生活與精神感受,才能成為具有真正學術價值和文化貢獻的當代畫家。

國畫家 莊小尖——

臨摹不能只顧圖式不重氣象

中國畫、中國書法,歷來都將臨摹放在第一位,而且貫穿藝術家的終身。通過臨摹來了解和掌握古人如何觀察、組織、處理畫面,是非常重要的,但我認為通過臨摹感知獲得古人畫作中的氣象,才是重中之重,也是今天的中國畫家們普遍缺少的。
西汶藝術網[http://www.dtya.icu]
中國畫的學習,跟西洋畫截然不同。西洋畫以素描、寫生入手,從形體、色彩訓練方面來培養畫家,而中國畫、中國書法的學習,一定要從臨摹開始。因為中國畫是表情達意的,強調主觀性,即便山水畫也經過了高度的概括和提煉。臨摹古人就是學習他們如何把這種自然界的風景、花鳥等客觀存在經過自己的處理之后,變成帶有很強主觀意識的二維圖式。新中國成立后,很長一段時間里,不少畫家都認為只要寫生就夠了,沒必要臨摹,那是他們對中國畫了解不夠深入,或者受了西方影響,有意摒而棄之。我們可以看到,美術院校用西畫的方法來改造中國畫,作品的造型能力增強了,形象更寫實了,色彩的掌握也更多樣化了,但中國畫本身的特點就被大大弱化了,作品跟前人比起來顯得蒼白,缺少內涵。

上世紀80年代以后,大家開始回頭探尋中國畫的本來面目,現在將臨摹看做學習中國畫的先決條件,已經是毫無疑義的事了。大多數國畫家,都清楚要好好臨摹古人,或者一直在大張旗鼓地臨摹古人。但現在的問題是,由于個人的覺悟或能力不夠,不少畫家只注重圖式的臨摹乃至筆墨的臨摹,而沒有考慮是否將古人的氣韻也一并承襲下來了。圖式和筆墨都屬于技術范疇,哪怕一張構圖比較復雜的古畫,畫家只要具備一定的筆墨基礎,臨摹起來也沒有太大難度。但圖式、筆墨學到手了,如果原作中的神沒有“偷”到,也只是臨了原作的軀殼。簡言之,氣象才是作品的根本。

所以,在臨摹上,我從來不沖著古人的圖式去。面對原作,我不是臨一次兩次,而是反復臨摹,把古人的氣象、氣息都臨出來了,才覺得學到手了。我個人最喜歡臨的是清代畫家梅清的作品。在我看來,他的作品超凡脫俗,沒有一點煙火氣和人間渣滓。所以,臨他的作品,必須培養一種清明純粹的狀態,才能跟他對接。這也是一個自我修煉過程。至于八大山人的作品,達到了空、無的境界,那是不能筆臨,只能目臨的了。

因此,國畫家注重、堅持臨摹,除去為了掌握傳統中國畫的筆墨圖式,更是為了提高自己的精神層次,將古人作品中的氣象,帶入到自我的創作中,讓作品擁有書卷氣、神仙氣,遠離俗氣,這才是真正的打得進去,出得來。

藝術評論家、畫家 梁江——

方法不當“進不去”也“出不來”

學習中國畫,要做到能打進去,也能出得來,這是基本要求,也是最高要求。現在關鍵是,很多畫家本身就打不進去,只在形態上做做樣子,更遑論出來了。

臨摹對中國畫的重要性,南齊謝赫的六法論里就有一條是“傳移模寫”,因為當時沒有印刷術,臨摹也是復制的一種方式。而體現中國畫臨摹規范化、系統化的集大成之作,是明清以后出現的《芥子園畫譜》。我們都知道,中國過去沒有西式的學院化教育,學習中國畫,一直是靠口手相傳,師傅帶徒弟,最基本的傳授方式就是臨摹——看師傅如何畫,跟著亦步亦趨。前人的東西學好了,筆墨樣式才能“站立”住,最后才能有所創造。

不過,現在很多畫家雖然確實也臨摹,但往往方法不對,或者才情不足,陷進去了就出不來,學了某家某法,最后被框定住了,既達不到前人的高度,自己也被淹沒了,在前人的殘羹剩飯里討生活,沒能有所創造。這是很常見的。尤其是現在的書壇,不單大多數人沒有學到前人的精神,連前人的筆墨都沒掌握一二,就敢號稱書法家了。回頭看看,明清時期二三流的書法家,放到現在都會讓人大吃一驚。中國畫也一樣,現在很多人在明代董其昌、清代“四王”(王時敏、王鑒、王翚、王原祁)及黃山畫派中學習,只攻一家,只學一門,就號稱繼承了傳統。不少學習黃賓虹的當代畫家,沒有黃賓虹的國學底蘊和創造力,在筆墨上也達不到黃賓虹的造詣,只是學了點黃賓虹畫面構圖的意思,就到處去招搖。這種山寨黃賓虹的現象,確實很不好,但將其歸罪到黃賓虹頭上,就很荒謬了。高山就在那里,你力氣不夠爬到一半就摔倒了,難道埋怨山峰太高?

齊白石說:“學我者生,似我者死。”因此,臨摹,要重方法、求精神,而不是拘于皮毛,像黃賓虹對中國傳統筆墨做了非常系統的研究和歸納,個中艱辛,唯有他能體會。同時,在走過臨摹這條必經之路后,還要寫生,要感悟生活,才能出入裕如。

[img]uploadpic/20155/2015050560834853.jpg[/img]

齊白石 《葫蘆》

[img]uploadpic/20155/2015050560840009.jpg[/img]

清 石濤 《花卉圖(之二)》

[img]uploadpic/20155/2015050560845041.jpg[/img]

黃賓虹 《設色山水》
更多
紐新優品
享乐游棋牌攻略
两人斗地主规则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龙虎 后三混合组选包胆玩法 棋牌娱乐网投 金库LG 分析彩票的软件 重庆时时彩龙虎口诀 快速时时是哪里开的 加拿大28预测软件官方网下载 紫金国际是玩28的平台吗 北赛车pk10直播手机版 福建时时玩法规则 21点技巧16点碰到17点 宝宝人工账号计划 时时彩代理不赚钱 抢庄牛牛详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