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漢語字典

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紐新優品
西汶藝術網: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首頁

藝術資料

展覽展訊

畫廊藝館

歷史人物

品茶讀書

中國詩詞

我要提問

藝術圖片

中國黃歷

昆曲藝術家柯軍:無私與自私都源于愛

[來源:藝術中國]  [2015/7/6]
?2015年,正值大地回春、盡顯生機之際,剛到50歲的我榮升爺爺。捧著懷里讓人愛不釋手的小寶貝,看著他機靈的大眼睛好奇地望著這個全新的世界,笑著凝視著自己,幸福與愧責竟一起涌上我的心頭。對于這個深愛的家,我虧欠太多:與兒子,曾形如陌路;對母親,生前未能盡孝;對妻子,因我如癡如癲地為了昆曲差點把她逼瘋……作為世界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昆曲的傳承人,我對事業的追求是無私的,這種無私有時卻成了傷害家人的自私,但這無私與自私都源于我的愛!

忠孝自古難兩全

2003年年底,我應邀前往印度講學、演出。12月13日,一行人到達印度中部的江雪普。深夜回到酒店給家里打個電話,傳來的卻是讓我難以置信的消息:母親剛剛去世!一下猶如五雷轟頂,我聲淚俱下,不能自已。然而第二天清晨6點,我還要飛往科卡塔參加記者招待會,而后要坐4個多小時的火車去另外一所學校演講。此時,我只能強抑悲痛,強制自己停止哭泣,否則嗓子嘶啞、眼睛紅腫,就會影響我把昆曲的好聲音和精彩表演帶給印度的學生們。于是,我連服了幾粒安眠藥,希望能休息一會兒,可仍徹夜未眠。
西汶藝術網[http://www.dtya.icu]
一路上,我胸戴白花,心藏隱痛,臉上卻裝得若無其事的樣子,為的是想讓別人享受藝術帶來的快樂,而不是由于我的喪親給他們留下絲毫陰影。不管白天還是晚上,我都戴著墨鏡,怕印度朋友看到我一直濕潤的眼睛,有時實在不能控制地流出了淚水,就說是風沙吹進了眼睛,請他們放心。

12月15日中午11時,在達科塔電影學院,我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再次給家里打了電話,沒想到母親的遺體已經火化,此時我只覺得心如刀割,世上誰不愛生養自己的母親?這突發的變故使我與母親永別。

下午5時,我進行了最后一場演出和講學。在教印度學生“上馬”的時候,我讓學生表演在馬上得知失去親人時摔下來的動作,這學生跳一跳就躺在地上,很輕巧。我接著做示范,走了個“硬搶背”(騰空起來背心著地)動作。地上沒有地毯而是硬地板,我的動作走得又很高,贏得了觀眾雷鳴般的掌聲。其實他們不知道,我除了想把表演盡量做到完美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緣故,那是為我母親而摔的,是為表達對不起母親,必須懲罰自己的不孝而摔的,這劇痛將陪伴我終生。

那天的演出贏得了經久不息的掌聲。謝幕時,學院院長上臺祝賀我演出成功,他說從學生那里知道我可能發生了不愉快的事。院長說到這兒時,我實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眼淚奪眶而出。我向院長和觀眾提了一個請求:能否請大家和我一起為我的母親祈禱?隨后,令人感動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劇場里的師生全體起立,靜靜地聽我把日記式的對母親的悼詞念完。師生們紛紛上臺和我握手,他們有的擦眼淚,有的給我送花,還有一位學生送來一張卡片,說她在13歲那年就失去了母親,她能體會得到我此時此刻悲傷的心情,但她沒想到我在這悲痛狀態下仍能輕松自如、眉目傳神地講學,演出又具有很大的震撼力。她對我說:“你媽媽會為有你這樣的兒子而感到驕傲的,她去了另一個美好的世界,那里沒有痛苦,只有安詳。”

在異國他鄉,我以別樣的方式祭奠、告別了親愛的母親!

斷臂風波后的團聚

一年后,我接任江蘇省演藝集團昆劇院院長一職。這是難以忘懷的一年。當時,昆劇市場不景氣,一些演職人員忙于在外做生意或走穴。我很想勸他們“改邪歸正”,全身心地投入到昆劇事業上來,但自己沒有能力從經濟上給予幫助,以彌補他們拮據的生活,又憑什么去勸說他們?面對一個以傳統戲曲為主的劇團,要傳承,要發展,還要經營,千頭萬緒,起步何其艱難。從此,我再也沒有了節假日,勞累、緊張、焦慮、苦悶而又無奈,大部分時間我都待在昆劇院。

由于睡眠少,縷縷血絲布上了眼球,黑暈圍著眼眶,回到家里,對家人更少了往常溫和的神態。以前,妻子滿意我善于操持家務,品嘗我做的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她曾幸福地夸獎:“你簡直可以申報二級廚師職稱了。”可現在,我無心管理家務,更不再下廚房,妻兒視我仿佛越來越陌生了。以前,妻子概括我的形象是“鮮、光、亮”,現在卻成了“臟、亂、差”。

2005年7月,《小孫屠》劇目報送昆劇節,7月19日,已是終審前夕的最后一次彩排。到最后一場進入高潮的戲,在與對手面對面搏斗時,要做一個“硬搶背”。然而,由于這段時間工作壓力太大,我的體力和精力透支過多,大汗濕透了衣服,手臂裹在袖子里隨著身體一起摔在了地上。只聽得“咔嚓”一聲脆響,我眼前一片漆黑,肱骨骨折,斷骨把皮膚高高拱了起來。我被緊急送到醫院,要手術接骨并用鋼釘固定。

入夜,我在病床上終于安穩下來。妻子隱雷坐在床邊,帶著雖經掩飾仍顯凄涼的苦笑說:“好了,現在你終于有時間休息了,我們也有機會團聚了。”

“兒子不知道吧?”
西汶藝術網
“知道了,我叫他一起來醫院看看爸爸。”

“他人呢?”

“他不來。”

“為什么不來?”

“我也說不清楚。”
西汶藝術網
“唉,這一年多來,我除了工作還是工作,對你們關心太少,尤其是對兒子。他生病的那些天,我也沒工夫去陪他,而院里職工一有生病的,我總不會忘記提上點禮物去探視。兒子對我有意見很正常,讓我慢慢地改吧。”

“要改也難,你知道嗎?這一年多時間里,你忙得連看我一眼的時間都沒有啊!”妻子發紅的雙眼漸漸濕潤了。

其實要說忙,妻子也非常忙。她也是一個非常出色的昆曲表演藝術家,面對當時寂寞蕭條的昆曲環境,她始終自強不息,特別在昆曲傳承和劇目創作上做了大量積極有效的工作。敬業務實的她不僅要做好昆劇院的創作演出工作,還要負責對昆曲青年演員的教學工作,平時還要做好家務,更要照顧我和兒子。面對溫柔、賢淑、能干的妻子,面對正潸然淚下的她,我怎么可以、怎么可能不在乎?一時間,我竟無言以對……妻子再也不能自制,抱著我失聲痛哭。

父子的冬天與春天

躺在病床上,我心里想著與自己鬧翻了的16歲兒子同舟。為了使他讀上好的初中,我們讓他在外地的桃源中學寄宿,到了高中又讓他去外地的重點中學上學。他一直學業優異,一切順利。

然而,在高二的一天夜里,同舟忽然逃學回家,沒有理由。為此,我們的父子關系急轉直下,變得生疏而冷漠。

追溯起來,兒子的不正常始于我擔任昆劇院院長之后,那陣子我長時間在外忙于工作,回到南京也幾次過門而不入,無暇顧及家人。妻子雖能理解我,但也難免感到孤寂落寞。看到我們父子之間的僵局越來越嚴重,她非常不安,不無怨艾地說:“你這個工作狂瘋了,把我也快逼瘋了。”

出院后,我帶著肉體和心靈的雙重疼痛,反復地問兒子:“難道爸爸就真的不值得你愛了嗎?”兒子冷然一笑,答道:“爸爸在我心中只是一個符號而已。”

符號!我對此話不寒而栗!痛苦地咀嚼著從兒子口中吐出的這個詞,細細地琢磨,努力體會兒子的感受。“爸爸根本不在乎我!”這或許是最讓兒子傷心的癥結所在。

我猛地領悟到兒子逃學的根本原因,或許并不是厭學:他天賦高,好學,成績驕人,在班級、在學校他都有一種優越感,何厭之有?他一時揮不去抹不掉的是對我的誤會:為什么要讓他孤零零地去外地寄讀?是父親怕心煩而討厭他,借此有意把他支得遠遠的?如果他真這樣想,誤會就很深了,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斷臂風波讓我得到一個機會,一個靜靜反省、反思和深入檢討的機會,如果能夠化解目前父子的情感危機,不,挽回兒子眼中真實的父親形象,那么,這次斷臂也值了,不是嗎?我吊著左膀,艱難地給兒子寫了一份2000余字的“檢討書”:我仔細地審視了自己,忽然發現我竟然是一個追求無私的自私者。我對昆曲總是在無私地奉獻,可我對家庭卻是在自私地索取。我把所有的愛都給了昆曲,沒有分一點點給你和媽媽。親愛的兒子,爸爸在演出時膀子骨折,疼痛難忍,可我的親生兒子卻無動于衷,那冷淡的眼睛使我感到寒冷,我膀子的疼痛遠不如心中的酸痛。

親愛的同舟,在爸爸眼里,你已經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了。從今以后,愿意和爸爸進行兩個男人間的交心嗎?兒啊,沒有人比我們更親,沒有人比我們愛得更深,我們是父子,我們是兄弟,我們是摯友。請讓我走進你的內心世界吧,我們一起面對快樂、一起面對挫折,與你一起面對五彩斑斕的人生,與你一起開創絢麗美好的生活……

然而,我這封情真意切的信沒能打動兒子,得到的只有他兩個字的回答:虛偽。我的心一陣痙攣。

一段時間以來,我們的父子關系就像寒冷的冬天,親情凍成了堅冰,沒有了流動,更說不上溝通。

后來,兒子考取了南京藝術學院藝術系本科,就讀多媒體音樂創作專業。進入大學后,愛好音樂的他有了更多的學習機會,當他一門心思扎在音樂創作中,在藝術天地里馳騁而樂此不疲時,他漸漸理解我了,我們之間才慢慢有了對話——

“爸爸,你的文才不錯哦!”

“怎么突然說這樣的話?”

“我說的是上次你寫給我的那份檢討書。”

“咦,你不是說我很虛偽嗎?”

“不,感情很真切,其實我也想寫一份給你,可我覺得寫不過你。”

隨著我們父子間的信任加深,彼此接近,交流溝通也多了。有時兒子在工作上遇到問題會主動和我商討,工作壓力太大、感覺負荷太重時也會向我傾訴,說著說著會像小孩般眼含淚水,我仿佛又看到了幼時的他。

兒子還向我講了一件趣聞樂事,即一張昆曲戲票成就了他的美滿姻緣。事情是這樣的:同舟的女同學有一個發小,她喜歡昆曲,想看一場昆曲演出,托這位女同學問同舟能不能搞張戲票,結果這個女孩在看戲的時候和同舟相識了,慢慢相知到相愛,如今這個女孩已經和同舟結為連理。今年2月15日,他們的愛情結晶———一位小帥哥降臨人世,給我們的家庭增添了無比歡樂和無限生機。

我愛昆曲,妻子隱雷愛昆曲,我們成了終身伴侶;兒子柯同舟愛藝術,兒媳倩倩喜歡昆曲,他們成了夫妻。我們選擇了昆曲,昆曲選擇了我們;由昆曲為媒,成就了兩對夫妻;就連我們才3個月大的小孫子柯孝源,聽著我們唱的“原來姹紫嫣紅開遍”的昆曲唱段,也會跟著“咿咿呀呀”。我們全家都和昆曲結下了不解之緣,從某種意義上說,昆曲給了我事業,昆曲成就了我們的家并賜給我們幸福。真的非常感謝昆曲!
更多
紐新優品
享乐游棋牌攻略
极速时时是什么票 发现快3中奖的秘密 广西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河北时时视频 排列三开机号乐彩网 四川快乐12基本走势图带连线 福建时时诀窍交流群 下载四川单机麻将游戏 广东时时赚钱吗 浙江省快乐11选5走势图 快乐十分任5常出组合 pk10技巧对码 江西快3开奖直播 山东时时11选5 四川福彩快乐12手机版 买四川快乐12有什么技巧吗